Layer 2 友好的原生代币

cryptoasset
layer2

#1

矿工奖励

矿工奖励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目前大部分公链如 Bitcoin 的出块奖励主要由增发构成。

矿工出块奖励 = 交易手续费 + 增发奖励

Bitcoin 以及其他大多数加密货币都有总发行量, 增发奖励会逐年减少,直到货币供应达到总发行量, 这时矿工奖励完全由交易费构成。

完全以交易费维护矿工的想法招致了质疑, 很多人担心增发奖励变少后, 交易费无法满足矿工的收益, 矿工会流失导致网络失去安全性, 毕竟在现实中 Bitcoin 和 Ethereum 的矿工收入主要来自增发部分。

完全用手续费作为矿工奖励是否合理?能否满足加密货币网络的安全和发展?

layer 2

我真正想谈的是 layer 2 ,这才是交易手续费 vs 增发奖励的核心。

无论是 Lighting network 还是各种 PLASMA 实现,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加密货币社区花了大量精力在 layer 2 技术上,layer 2 是公认的发展方向。

那么 layer 1 (指 Bitcoin 和 Ethereum 等公链) 的矿工奖励是否会影响到 layer 2 ?

先给出结论吧,layer 1 的矿工奖励对整个生态有着重要影响,直接决定了 layer 1 公链能否支撑 layer 2 的生态。

让我们推理下不同的矿工奖励会对整个生态造成何种影响。

第一种假设: layer 1 矿工奖励主要由交易手续费构成

layer 2 技术使大量交易可以在 layer 2 执行,势必会减少 layer 1 上的交易和手续费。 从而导致一系列结果

  1. layer 1 上的交易减少,矿工收入随之减少
  2. 矿工逐渐流失, layer 1 安全性下降
  3. layer 1 的安全性不足以保证 layer 2 的资产

这种情况明显与初衷矛盾, layer 2 发展的越好, 转移到 layer 2 的交易就会越多, 越会加速 layer 1 的消亡。

layer 2 需要 layer 1 作为安全保障,但本身的发展却损害了 layer 1 的安全性。

原因是维持 layer 2 和 layer 1 网络的都是交易手续费。 加密货币用户对交易的需求是一定的,layer 2 和 layer 1 势必会争抢交易,而 layer 2 交易的成本更低。

使用手续费作为矿工奖励使得 layer 1 和 layer 2 之间变为零和游戏。

第二种假设: layer 1 矿工奖励主要由增发构成

这样 layer 1 矿工的收入和交易手续费几乎无关, 交易完全可以转移到 layer 2。

但仍有另外两个问题:

  1. 原生代币需要不断增发, 才能持续激励矿工
  2. 在 layer 1 交易极少的情况下,原生代币价值从何而来?

问题 1 难以得出明确的结论,多数观点认为少量的通胀不会带来问题,有些加密货币如 Grin 选择了不断通胀的模式。

问题 2 比较严重,当大多数用户选择使用 layer 2 交易后, 一旦 layer 2 发行了自己的代币, layer 1 原生代币的处境会变得尴尬。 因为 layer 1 的交易会大量减少, 极限情况下只会处理用户进入和退出 layer 2 所必须的交易, layer 1 原生代币作为燃料(如 Ethereum gas) 的作用也会相应减少。 矿工虽然得到充足的原生代币,但这些代币没有足够的需求来支撑币价,矿工收入仍然减少。

layer 2 代币夺走了 layer 1 原生代币作为燃料(手续费)的需求。 这是 layer 2 架构的必然问题,几乎无法从设计层面避免。

回顾一下两种不同假设的结论

  1. 矿工收入主要为手续费时, layer 1 和 layer 2 形成争抢交易费的零和游戏。 几乎无解,因为 layer 2 的目的就是扩展 layer 1 以处理更多交易,交易需求是一定的,自然会影响 layer 1 上支付矿工的费用。
  2. 矿工收入主要为增发奖励时,layer 1 矿工收入和手续费脱钩,layer 1 交易的减少不会影响矿工收入和安全性。 唯一的问题是 layer 1 原生代币需求减少而造成币价难以维持。

而这是因为 layer 1 的原生代币需求主要是作为燃料(如 Ethereum), 而燃料需求随着交易流向 layer 2 被 layer 2 代币抢走, 本质上是 layer 2 架构的必然问题。

分层思想把公链处理交易的工作切割给了 layer 2,即然交易服务由 layer 2 承担,自然燃料(交易费)也由 layer 2 收取,这是非常直观合理的。

layer 1 公链在切割交易功能到上层后,应抛弃用燃料费作为主要收费,转而提供其他的服务, 并以此作为原生代币的新需求。才可以做到维护币价。

Nervos CKB(一个新的公链项目) 就是采用了这种思路。

CKB 的思路是作为 layer 1 对上层提供保存共识状态的服务。

CKB 在让出交易给 layer 2 后,layer 2 用户仍需要质押一定的原生代币在 CKB 上,用来保存共识状态并获得在 CKB 上处理争议的能力。

随着 layer 2 的发展,整个网络用户增多,在 layer 1 上的状态存储也会增多, CKB 原生代币的需求会进一步增加, 以此稳定币价, CKB layer 1 网络的安全性可以和 layer 2 共同增长。

当然仍然剩下很多问题,比如 layer 1 原生代币的需求能否和增发得到平衡。

诸如此类问题,并非是因 layer 2 的设计而产生,以后再具体讨论。

总结

layer 1 原生代币必须满足以下条件才能支撑 layer 2

  1. layer 1 需要持续提供增发奖励给矿工,来维护网络安全性
  2. layer 1 需要割舍交易手续费,并为原生代币提出新的刚需

CKB 精华帖传送门
#2

非常有趣的分析模式,也从侧面解释了CKB的设计思路。

其实我会一直问自己一个问题:CKB是全球状态的Capacity总量,我会不自觉地把这个总量和当前矿工能够承担的物理硬件中能够存储的全球状态内存大小联系起来,所以会从摩尔定律等方面去思考,如果物理硬件水平飞速发展,势必会造成CKB总量跟不上的情况。

Jan给出的解释是CKB总量是所需要的全球共识状态的总量,它的增长模式其实是和物理硬件的发展速度所不同的。

所以我很好奇CKB总量的确认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它可能会参考一下当前矿工们能够承担的物理硬件的内存量,但是设计的核心应该是如何去衡量以及确认全球共识状态需要的总量。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或者没有准确答案的问题,期待大家的讨论!


#3

论点很有意思,值得思考


#4

我现在倾向于认为保存的共识状态会由市场自动调节

保存状态增加 -> 矿工成本上升 -> 矿工抬高币价或离场(因为有状态需求,离场可能性不大) -> 币价上升 -> 保存状态下降

因为有 Nervos DAO 和增发机制,这个过程会更明显。


#5

这边我可能会有一些存疑:

  1. 矿工对于保存状态增加导致的成本上升应该是梯度的,而且可能并没有那么敏感。作为矿工,我先准备了1T的内存,用完了然后再配置1T嘛,所以感知应该是梯度的,至于在保存状态从0-1T这个过程中,感知可能没有那么敏感。当然你也可以把整个过程看成一个线性的过程,会存在一定你所说的保存状态增加 ->矿工成本上升的情况。
  2. 矿工的主要收益应该还是出块奖励的CKB,矿工去抬高币价的意愿和能力我表示怀疑。
  3. 币价上升->保存状态下降。得看这个保存的状态是不是刚需吧,如果之前的保存的状态里面放的都是什么小黄图,那币价上升,那可能会出现删图出售CKB的事件;如果状态里面都是高价值的Asset,那这部分CKB就变成了刚需,不太会随着CKB价格上涨就释放出来。极端情况,最小Capacity的Cell里面的CKB价值就已经¥1000了,那我可能就不会往里面存价值¥10的UDT了,这时候的CKB也可能已经不是普通用户日常会使用接触的Token了,SoV初见成型。我很喜欢下面这个讨论,可以参考,希望你也可以谈谈你的想法呐~

#6

正如你第三点中指出的,如果保存的是 assets 是刚需,那么我认为第二点中矿工是有能力抬价的。

你可以认为矿工抬价有一个上限,这个上限高于或等于矿工成本,小于用户愿意为刚需花费的钱。

供需关系变化肯定会导致币价变换


#7

嗯,这可能惯性思维的问题,我会通常认为抬价拉盘是庄家、大户、项目方的行为;而对矿工的一贯印象是偏老实的利益追求者,当然两者可能会有一定的重合。

嗯嗯,供需关系变化肯定会导致币价变换。


#8

emm 我有一个问题:point_up::如果layer1保存的是assets,那么是锁定了世界资产,其中如果有一个稳定币就可以主导这一层的供需了,因此不会受到layer2代币的影响。


#9

这里你说的其实是价值密度,当 CKB 的价格不断上升,一些价值密度不大的数据会被清理掉,例如存的一些不重要的数据和照片,而清理掉数据释放的 CKB 又会对 CKB 的价格产生平抑作用,是一个互相调节的过程

其实 CKB 更像是贵金属,贵金属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就是使用价值,人们会选择贵金属来做首饰等,当贵金属的价格过高,人们会逐渐把贵金属首饰品融化,流向市场,这会对价格产生平抑作用,而如果贵金属价格较低,人们又会把一部分贵金属变成首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