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稿|Nervos 主网上线三周年庆,和久违的朋友唠唠嗑

11 月 16 日 20:00(UTC+8),Nervos 字节元宇宙 联合 CKBFans,在 Twitter Space 举办了一场主题为 “Nervos 主网上线三周年庆,和久违的朋友唠唠嗑” 的活动。此次活动邀请到了 Nervos 联合创始人 Terry,.bit 创始人 Tim,Nervina Labs 创始人 Cipher,UniPass 创始人知县,Nervape 创始人 Echo,以及 Wepiggy 核心开发团队负责人 Ron,活动由 SEEKDID 创始人一休哥主持。

点此收听此次活动的录音回放 :point_right: https://twitter.com/i/spaces/1YpKkgaozRPKj?s=20

以下是 Nervos 社区成员帮忙整理的文字稿(有删减):

Part 1: 唠嗑局

各位嘉宾聊了自己和 Nervos 的故事,以及对 Nervos 三周年的感想。

由于这些嘉宾与 Nervos 的故事很多读者已经耳熟能详了,所以没有整理文字稿,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直接听录音回放(到音频的 1:22:25 为止)

Part 2: 吐槽局

一休哥(主持人): 这次 Nervos 主网上线三周年活动,受到了社区非常大的关注。我们提前在社区里收集了很多问题,希望能在这场活动中得到解答。

第一个问题与开发者有关。知县在自己开的 Twitter Space 中,提到了 Nervos 开发门槛比较高的问题。比如,UniPass Wallet 现在还不支持 CKB,是因为 CKB 目前还不支持 ZKP。不过,好消息是二层的 Godwoken 马上要支持了,我也很期待一层 CKB 尽快支持。生态里的很多开发团队觉得 Nervos 的开发门槛比较高,这个问题 Nervos 团队有什么计划或者方案吗?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OK,我大概理解,是开发者工具的问题。我说实话,开发门槛高肯定是 CKB 的一个特点,因为它太不一样了,完全是一套新的体系。从开发着工具,到标准,甚至到开发框架,都是需要自己去构建的,或者说从社区出来的。

去年,我们犯了战略上的一个优先级错误。当时,我们为了绕开开发者门槛比较高这个问题,直接上了 Godwoken,让大家可以用 EVM 的方式去开发。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种做法不是解决问题,它只是绕过了问题,但是有一些问题是绕不过去的。所以,我们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大概在两个月前,我们把降低开发门槛,作为我们最重要的工作。

我们的方式是什么?CKB 的特色,吸引了像知县、Tim、Cipher 这样的开发者来 CKB 开发,他们做的应用有的只能在 CKB 上实现。从某种程度上讲,社区已经实现了从 0 到 1,2,或者 3。不管是从用户数量,还是从融资的情况来看,Tim 和知县都是非常成功的。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非常明确:我们要去调研整个过程,比如说 .bit 在开发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门槛到底在哪里,我们如何把这个门槛从 10 降到 1,等等。这些是我们 high priority 的工作。

有了开发者工具的沉淀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怎么把生态应用从 1 变成 5,变成 10。开发工具这件事情,肯定是我们现在优先级最高的。但是,开发者工具它有很多种,也有优先级之分。

Tim(.bit 创始人): 刚才 Terry 讲到了开发者工具,我补充一下。过去我们两边的团队花了蛮长时间,沟通和梳理开发者工具当前的一些状况,我们也会定期和底层公链的技术团队交流,让底层公链团队更加了解应用开发团队在关心什么。所以,我相信给予时间,开发者门槛这块是可以降下来的。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是的。我再补充一下,以前也有人问,Nervos 为什么不把这些都开发好了,再让 CKB 主网上线。这个问题很有代表性。

我先说一下,为什么 PoW 启动难?PoW 的时间积累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可以看到 Nervos 从立项到主网上线,时间非常短,和融资比我们早、出来比我们晚的 Dfinity 相比,我们可能只花了 Dfinity 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时间。 为什么我们在 CKB 出来之后,一定要让它先上线,先跑起来?因为时间的积累,对 PoW 至关重要,我们得让它跑起来,然后再去做开发者工具,开发其他东西。

所以,别人问为什么 Nervos 上线了这么久,开发者工具还是没有 ready?第一个原因,Nervos 是一个全新的体系;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刚刚说的 PoW 的特点,时间的积累对它至关重要。

一休哥(主持人): 是的。我理解 PoW 需要在一个很长时间的积累下,才能够体现出它的网络的安全性。下面这个问题是关于生态项目持续发展的。

有位社区成员说,在他看来公链开发已经基本完成,后面要做的是加强合作才对,没有足够的合作方和社区共识,独自改进公链细节就是闭门造车。跨链桥和二层这些本来就不该是公链项目方做的,大量资源消耗在这方面也解决不了开发者的问题。还不如放大自身的技术优势和工程能力,帮助那些需要发链的项目定制公链,扩大 Nervos 技术特性的适用范围。

确实社区伙伴看到的现象是,Nervos 生态上有很多项目,但是很多要么停止运营了,要么很少更新,活跃的项目比较少。这个现象对于一个新公链而言,虽然正常,但不利于公链生态的长期发展。基金会这边,有哪些计划来鼓励更多的项目进入 Nervos 生态,以及有哪些计划来激励这些项目持续发展?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OK,我先试着回答一下。

首先,我们现在的应用探索方向,最高 priority 的(优先级),肯定是能发挥 CKB 特色的。因为能发挥我们特色的应用,成为 killer app,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也就是说,这个事只能在 Nervos 上做,在其他链做都不太顺,这种项目是我们首先要挖掘的。挖掘的方式,我们会采用偏主动的方式,比如说我们的 DevRel(开发者关系)去和 developer 沟通,包括我们创始人到处去找,更主动地去寻找那些有特色的项目。

我一直强调 Governence 的重要性,我发现我们的社区是非常可爱的,而且非常有想法。我们整体来讲是一个小基金会模式,因为我们要去中心化,基金会更多的是要把整个机制建立起来,所以开发工具是我们现在的 highest priority(最高优先级)。

第二个 priority,要去思考 DAO 以及 Governence,要把我们社区的优秀想法挖掘出来,要想办法把我们基金会的这些钱放进去,这个机制我们要去做。未来,希望有想法的人都可以提 proposal,拿到钱,直接就可以干起来。很多有特色的 application,很多时候我们都想不到,比如知县想做的东西我们就想不到,Tim 讲的我们也没想到,所以这件事情高度依赖社区。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我们自己出去,第二条是社区的涌现,这样才能确保我们从 1 到 10。

另外,DeFi 这些东西是基础设施,不管你的特色应用是什么,它也都需要。未来,我们会通过更多的合作,比如和 Wepiggy 合作,引入更多的基础设施,特别是 DeFi 这方面的基础设施,来完善我们的整个生态体系。

一休哥(主持人): 感谢 Terry 的分享。这里我也想问下其他嘉宾,当你们的应用处于瓶颈期的时候,你们会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让项目更好地往前走?Tim,你先来吧。

Tim(.bit 创始人): OK,我们中间其实遇到了不少问题,但很多时候我们选择绕过问题。

比如说,我们希望公链团队能提供什么东西,这样我们做什么事情就可以很方便了。但是,你会发现在 Web3 中做开发,和在传统互联网做开发完全不一样。在传统互联网,你给其他团队提个建议,他们可能很快地就去响应了。在项目对接上,我和 Daniel 沟通的比较多,每次我和他讲某某问题的时候,他很积极,快速联系团队,想办法来解决。但我都会跟他说,当我跟你来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已经想别的办法把它绕过去了,尽管可能姿势不是很优雅。

我们深刻地意识到,等底层公链团队做出改变是不靠谱的,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们团队的做事风格就是不能等。如果说这个事情别人要两个礼拜之后才能给我一个初步的解决方案,我会说那就算了。所以回答一休哥的这个问题,我们就是靠自己。当然,这个很难,因为你要去解决一些本来不应该由你去解决的问题。像这样的开发者,其实不多,因为很多开发者看到开发工具不完善,某些东西实现不了,他们就不搞了。

我们之所以能有那么大的恒心,是因为我们在 Nervos 上扎根很深,而且之前也有一些技术储备和愿意扎根的人才。我们之所以愿意去克服种种困难,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 Nervos CKB 是唯一能解决我们问题的公链。我们的问题是如何与 ENS 竞争,差异化的点到底在哪里。我们之前经常说的一个比喻,ENS 是一位盛装打扮的武士,有刀剑铠甲,我们就是一个屌丝,拿着个木棍,我们怎么跟他打?没办法打。所以,曾经我们试图去跟他玩一玩这个游戏,最后我们自己就放弃了,直到后来遇到了 Nervos,我们能在 Nervos 上造一把枪。有了枪,就可以和 ENS 打了。

然而,这把枪的说明书非常厚,还不完整。理论上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但其实很多部件还得自己造。这些对我们来讲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是我们唯一能跟别人干的机会。所以,我们就想办法去补充那些零件,自己把一些零件给造出来。我们 .bit 内部已经做了一大堆工具,只是大家可能看不到而已,未来我们会把这些工具放出来,现在没放出来的原因是它们还需要再一一打磨。

我讲这个比喻,是想说绝大部分开发者其实不会那么坚定地说我一定要去做某件事情,无论我要去克服多大的困难,我都愿意去做那件事情。因此,降低开发者的门槛,以及让开发者知道什么是 Nervos 独特的特性,是非常关键的任务。之前知县给我们布道,我们去给别人布道,讲完后其他人觉得 Nervos CKB 设计得太有意思了,进来开发,折腾了几个月,却不知道能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出来。这是一个现状。在 Nervos CKB 上做开发,现在的门槛还很高,也意味着对开发者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一休哥(主持人): 感谢 Tim 的发言,下面请 Ron 来聊聊这个问题。

Ron(Wepiggy 核心开发团队负责人): 就开发门槛而言,我们的 Wepiggy 是基于 EVM 开发的,有不少成熟的代码可以去参考、借鉴,所以我们从零开始的那种恐慌或者无助。在一个比较完善的生态中做开发,在这一点上是比较好的。

另外,DeFi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对迭代的速度要求没有那么高,更关键的在于能够比较简洁和稳妥地把业务模型做出来,能跑起来,而且没有任何安全性的问题。所以,技术上的瓶颈,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和考虑。

DeFi 的瓶颈很大一部分在于运营和市场,还有经济模型和风控。从运营和市场的角度来讲,无论是把协议的影响力做大,还是避免一些不良资产对整个协议的侵蚀,导致协议的破产,这些其实都需要花费非常大的心力。我们接触了很多公链,接触了很多行业里的资深人士和 OG,他们会给你很多的建议,需要你去满足他们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你始终要牢牢地坚持你的初心和立足点,那就是协议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如何兼顾。他们比如会建议你上线一些算稳或者热门项目的代币,去抢流量,但我们特别庆幸我们坚守住了自己的初心,没有去上线那些项目,也因此避免了非常多的风险,可以安全地活下来,活到现在。

在这个过程中,社区也更加信任 Wepiggy,认为我们对用户的资产很负责,宁可牺牲一些流量或者流动性,也不愿意让协议的安全性受到任何影响。最近因为 FTX 的事情,很多其他借贷协议,甚至有一些以前的明星项目,都陆续地退出了舞台。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用户给我们留言,说幸亏一直有在用我们的产品,没有出任何岔子。

我觉得有些瓶颈可能一开始你突破的时候,并不是需要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你能够坚持不改变原来的初心和方向。我们在市场营销上遇到了相对比较多的瓶颈,但我们的想法就是坚持自己的初心,包括上线 Nervos 公链,我们也会提出自己的标准和要求,在能确保用户和社区的资产不会受到伤害的前提下,才能去进行这件事情。

当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我们也是从模仿和借鉴开始的,后面应该会尝试做一些创新。

一休哥(主持人): 感谢 Ron 的精彩分享。做产品的时候要保持初心,把用户的资产安全放在第一位,我非常认可。希望 Wepiggy 能熬过所有的借贷项目,以后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也希望有一天能来 Nervos L1 上做借贷协议。

下面,请知县给我们分享下遇到瓶颈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

知县(UniPass 创始人): 最早遇到瓶颈,是 2019 年底,我们想做个产品,但是发现没有钱包可以用,于是我们把 Portal Wallet 那套东西做了出来。当时我们跟 Xuejie、Cipher 聊的比较多,主要就是沟通吧。比如,Portal Wallet 的地址是长地址,但其他地方的 CKB 用的都是短地址,包括 Nervos 官网的全节点钱包 Neuron,所以就遇到了一个问题:用户的 CKB 怎么存进 Portal Wallet?

当时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就自己做了一个中转地址方案,却被社区喷中心化。我们把方案定下来时,一位社区成员喷我们为什么要把它定下来。当时挺困难的。

所以,碰到这种问题,尤其是早期的开发者碰到问题,大家就一起想办法。如果没有办法在底层去做兼容,那就自己想办法应对。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太难而选择放弃,像我们这种头铁的团队,就想各种各样的招。

UniPass 也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一开始,UniPass 配合秘宝去做一个低门槛的账户,后来我们想把结构改得更好一点,比如让大家不换地址就能够做 social recovery。那个时候,没有可用性层,也没有 Godwoken,其实很难做这个事情,除非每个 UniPass 用户都愿意花费三四百个 CKB 去创建一个 UniPass cell,在里面存东西。这个难题困扰了我们很长时间,我们只能先放弃,直到后来 Godwoken 的方案出来了,直接白嫖 witness,我们也就全面地跟进了这个方案。

我们自己做了一个简版的 Godwoken 出来,去支撑 UniPass ID 的这一套业务逻辑。后来,我们自己手动改代码,想直接把我们加到 Godwoekn 里面,或者是我们自己跑一条 Godwoken 链,改完 Godwoken v0 的代码后,实在没有精再去改 v1 的代码,就只好等 Godwoken v1 来兼容我们。好消息是,现在 Godwoken v1 终于计划要兼容我们了,算是一个很不多的进展吧。

所以,碰到瓶颈,首先大家一起讨论,如果没有解决办法,那就自己想办法绕过去,如果绕不过去,那就等吧。目前来说,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一休哥(主持人): 感谢知县的分享。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刚刚听 Ron 提到了初心的问题,我挺有感慨的,想补充一点。初心也是我和 Jan、Daniel 最近聊得挺多的一个话题,我简单说一下。虽然我们的 core team 几乎都是软件工程师出身,但我们充分地意识到:Blockchain,特别是 layer 1,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软件,软件只是它的一个手段,本质上你可以认为它是在建立一个 network state,在做一个机制,在做一个国家。所以,这是区块链非常重要的一个属性。

但是,我们看到的现状是,很多人把 blockchain 当作 software。Software 应该怎么去发布?大家看 Web2,daily release,快速地迭代,快速地改进,连宪法都尽快地改,甚至还可以停下来,这些在我的价值观里是难以接受的。造成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很多人把区块链当作一个软件。

我再谈一个小故事。大家为什么喜欢比特币?有非常多的维度可以解读。我提下我个人为什么喜欢比特币,为什么喜欢 PoW。以美国为例,美国宪法写着要保证你的言论自由,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保证你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现实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可以看到太多的例子。加拿大游行示威的司机,他们银行账号被停掉;美国加州,前段时间打砸抢,几百美刀以下的案子,警察是不出警的,被抢的那个人他的财产真的神圣不可侵犯吗?还有对俄罗斯公民进行的制裁,以太坊社区和比特币社区是完全截然相反的态度。比特币社区认为完全不应该制裁。我觉得比特币真正地把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件事,试图用代码,用 PoW 这套机制,给固化下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也激励着我。这也是为什么 Nervos 要坚持 PoW,坚持 permissionless。

我们去看区块链世界的发展方向。大部分人恨不得 PoS,恨不得 dPoS,恨不得节点数量只有 18 个,16 个…这样真的能完成他们的初心吗?这个问题,我觉得在区块链这个行业里的人要随时思考,随时警惕我们有没有忘记初心。

一休哥(主持人): 谢谢 Terry 的分享。继续刚刚的提问,我们有请 Nervape 的 Echo 来给我们聊一聊。最近 Nervape 上线了跨链桥,将之前发布的小猴子迁移到 Godwoken 上,能说说为什么这么安排吗?

Echo(Nervape 创始人): 迁移到 Godwoken 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被挡住了。我们本来用的是 mNFT 协议,在 Kollect.me 上做二级市场,但是 Kollect.me 升级之后只支持 ERC-721,所以我们的小猴子没有办法在上面交易了。今年 4 月份,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当时社区让我们继续卖新的 NFT,我们也已经做好了,之前的售卖 30 分钟内售罄,但我们选择了暂停,因为大家买了之后无法去二级市场交易。

回到刚才的问题,遇到瓶颈怎么办?我认为有两条路,要么绕道走,要么头铁,撞出一条缝,看你能不能从缝里出来。

我们团队组建不要一年,是一个新团队,没有 CKB 开发者,所以当时没有能力撞出一条缝。那段时间,我们的开发者不断去学习 CKB 的开发,联系 CKB 开发者社群寻找不同的解决方案,不断尝试,当然也不断失败。最后,我们有了这个跨链桥,它并不完善,比如它只支持 Nervape 的 mNFT 单向跨链到 Godwoken。

这件事远远没有 UniPass 或者 .bit 那样给 Nervos 社区带来巨大的浪花,但我觉得它的意义在于,我们作为一个 NFT 项目方,遇到问题的时候,并不是只能等着 Nervos 团队帮你想出一条出路。作为一个生态项目,我们想的是能不能为 Nervos 生态做点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东西是完美的,遇到问题是好事,它让 Nervos 知道自己存在的问题,这样才有机会变得更好。

Nervape 的跨链桥 11 月 16 日正式上线了,也算是我们送给 Nervos 的三周岁生日礼物。

之后,我们会整理一下代码并进行开源,希望未来有其他项目方能在它的基础上继续做开发,加入更多的功能,比如支持更多的协议跨链,支持双向跨链,等等。总之,可以调动社区的力量,让这个跨链桥更加完善,而不是等着 Nervos 团队来做。

所以,遇到瓶颈,如果你有能力去撞出一条缝,你就去撞吧,说不定后面的人可以沿着你撞出的缝再撞出一个洞,或者直接把墙推倒了,开拓出一条新的道理来,而不是所有的人都一直等着。

一休哥(主持人): 谢谢 Echo 的分享。Nervape 跨链桥,是给 Nervos 三周岁最好的生日礼物。

下面进入第三个问题,是关于 Godwoken 的,可能需要 Terry 来回答。当时将 Godwoken 独立出去是如何考量的?Godwoken独立后,是否还有中方开发人员或管理人员,(作为用户和社区成员)我们对目前的开发效率感到不满,同时也对是否会放弃中国国内社区表示疑虑。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Godwoken 独立出去,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把重心转到有 CKB 特色的应用上,这是我们的 highest priority,排第二的 priority 是完善 CKB 的各种开发工具。另外一个原因,是基金会的 Eric 有丰富的游戏背景,他觉得 Godwoken 适合在游戏这个方向上进行探索,而且他也愿意去做做这件事。

Godwoken 的开发者,依然是以前的开发者,整个 team 加上 Eric 和其他两位国外的同事,单独去运营这个项目,自主去融资。

关于 Godwoken 开发进度的更新,刚才知县也提到了,很多更新不是用户可见的,因为 Godwoken 现在更多的是针对游戏方向做一些定制化的开发,包括引擎上的开发,以及在满足现有应用的基础上,针对开发者进行一些优化。当然,这些更新最好由 Godwoken 团队进行披露,我会去建议他们多和社区进行沟通。

一休哥(主持人): OK,这个挺好的。我们每周发布的《字节元周刊》,里面也会包含 Godwoken 和其他生态项目的更新,欢迎大家阅读。

下一个问题,是关于社区共建的。总结起来,就是希望 Nervos 团队能和社区多沟通。同时,这位提问者也担心团队的安全问题,毕竟国内政策比较严,以及团队是否出海?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OK,首先谢谢这位提问者的关心,我们现在非常安全。

因为政策的原因,我们很多东西、活动肯定不会放在国内的一些平台,也不会在国内平台做社区。但是,我们不会放弃华语社区,就像今天的 Twitter Space,就是非常好的一个活动。以后,我们也会多参与类似的活动,多跟大家交流。

一休哥(主持人): 这里还有一位来自 CKB 社区的第一批矿工,叫 Alan。他说,真心希望 Nervos 基金会和团队成员多听听社区声音,吸纳社区的声音,希望 Nervos 越来越好。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谢谢这位朋友。这里我说一句,在做 Governence 之前,我们确实忙于做一些基础的东西,没有一个工具能让大家把想法提出来并且有机会去实现它。所以,Governence 的工具,要把它的优先级往前排。当然,现在社区也在发起这件事,正好我们可以从社区发起的开始实验。

我觉得有了这样的一些工具以后,就有非常理性的、思考完整的 proposal 涌现出来,我们也能更充分地去讨论,把大家的能动性发挥出来。以前,更多的是群里三言两语的吐槽,不成体系。有了 Governence 的工具后,也能让大家把他们的想法表达地更完整,就像开源社区里大家喜欢把东西写下来放到一个 proposal 里,方便大家去评论和探讨。我希望我们尽快有这样的一个机制。

一休哥(主持人): 下一个问题是关于运营的策略,项目的方向。你可以和大家同步一下吗?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首先,我不知道大家对未来区块链的终局是什么看法。我说下我的看法。区块链不是一个简单的协议或者软件,而是 network state。一定是有大量的 “国家”,大量的 state,它们有不同的规则,不同的偏好,不同的设计,不同的底层机制,不同的宪法,一定多维化。

我们的战略和方向,此时此刻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在这样一个市场中,我们要发挥我们的差异化,把差异化发挥到极致。举个例子,Nervos 上的 NFT 转给别人是不需要手续费的,这样的特性非常符合非区块链的用户。类似这样的方向探索,我们是需要加强的。Cell 模型带来的特色,灵活密码学原语带来的特色,我们是要加强的。之前提到的开发者工具,都是为这个目标服务的。因为只有工具跟上了,开发门槛降低了,这样的特色应用才会更容易诞生。

另外,我前面提到的 Governence 也很重要,因为我相信有很多好的东西会从社区里诞生。如果 Governence 实验成功,我们也会逐步把预算投入到 governmence 中,到第二次 CKB 挖矿产出减半时,把所有的钱都放进去。

一休哥(主持人): 谢谢 Terry 的分享,也希望 Nervos 越来越好。

Part 3: 快问快答

一休哥(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进入第三部分,快问快答。第一个问题,Danniel 还有没有在基金会?现在基金会还有多少人在工作?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还在,Danniel 到时候可以上来聊聊。

现在我们走的是小基金会路线,严格来讲,在基金会的创始人就是我,基金会现在只有 10 个人。基金会的 BD 团队刚刚被几乎全部裁掉,我们将进行重组。我对过去的 BD 不满意,相信大家也能看到,所以我们也在做调整。现在最重要的是 build,Daniel 现在依然在社区中进行 build,也在做产品。我们要走小基金会路线,大社区,小基金会,所以像 Daniel、Kevin 都是在社区中继续做贡献。

一休哥(主持人): Nervos 基金会目前是不是快没钱了?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谢谢社区的关心。首先,我们运气很好。我先说下我们的原则,我们当时在融资的时候,我们几乎全部是留的 stable coin 和 USD。当然,这件事也被我们的同行指责,说我们没有信仰,没有理想,居然不买成什么币。

其实我们想得很清楚,我们要确保在第二次减半之前,在基金会关闭之前,能完成我们 Position Paper 上面写的所有的东西。我们强调所谓的自发秩序,自发秩序是需要一个基础的,通过我们融的钱,我们要确保把这个基础建立好,所以我们在 Day 1 开始就留了稳定币,不会受到市场的影响。

另外,也有一些运气,就是我们成功地避开了各种暴雷。虽然以前稳定币也做过一些借贷,但是没受到太大影响,所以我们的钱也非常的安全。我觉得基金会的钱是能支持我们把要做的事情做完的,现在差不多花了一半的样子,时间也差不多接近一半。

我不知道这位朋友是不是担心我们被这些暴雷所影响,其实没有。我前段时间还看到网上说 FTX 对我们有影响,我不知道这个空穴来风在哪里,因为 FTX 连 CKB 都没上,怎么可能影响我们,我们也不可能把钱放进去,对吧?所以,这几次暴雷对我们都没有影响。

一休哥(主持人): 开发者现在到 Nervos 上面开发是不是还有激励?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有的。我觉得未来的 Governence(治理) 会是一种新的激励。如果你有好的 idea,我们也可以沟通,在我们的 Governence 上线之前,论坛是一个很好的不错的地方。

另外,我们以前有的机制,比如 fund、grants,依然是对外开放申请的,激励没有变。如果有开发者想联系我们,我觉得论坛是最好的方式,写邮件也是 ok 的。Grants 有自己的路径,就是需要看你的技术架构,有没有盈利模式,路线图,等等。如果你只有一个 idea,还不太好确定,希望和社区讨论,那建议发在 Nervos Talk 上。

一休哥(主持人): Wepiggy 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请 Ron 给大家介绍一下。

Ron(Wepiggy 核心开发团队负责人): Wepiggy 是一个超额抵押的 DeFi 借贷协议,完全没有准入门槛。只要这个协议支持的资产,都可以互借,用户也可以存进来生息,机制完全开放、透明,确保不存在信用贷和机构之间牌桌下的猫腻,导致暴雷,停止提现。

在这个 DeFi 世界里,我觉得借贷是除了交易以外的第二大需求。但我们不会像很多交易所那样,为了流量,每天上线各种土狗项目,我们更注重的其实就是优质资产,大家希望长期持有的优质资产。我们作为一个借贷协议,是相当保守和稳健的,并不是希望像玩一波花的,把用户的钱搞走,而是希望我们能做得久。也许在将来,评级机构对于我们的评价是,可能规模不是最大的,各方面不一定是最优秀,但有一点,它没有出过事,而且资历非常久。这是我们的一个初心,在这过程中,我们会坚持团队方向的集中和一致性。

目前,虽然我们上线了很多链,但大部分都是基于 EVM 这个体系的,因为我们团队其实不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团队。团队小,好处是我们的人比较齐心,不管是开发,还是我们的运营,大家都是很多年在一起的,经历过很多的牛熊转换,愿意长期坚持做这个事情,在这个行业里面有长期的心态。

在熊市里,我们一方面在维护原来协议的运转,另外一方面在更新协议的新版本,我们有新的借贷协议版本和一个新的产品。我们会去开发一个面向去中心化资管的产品,确保链资产在链上是透明、安全的状态。用户也可以选择一些链上理财和投资的策略去执行,用户的资产在链上和它的进出,还有它的周转都是完全公开透明的,用户随时可以提走。

我们没有靠外部的融资去支撑这个团队的产品开发,我们是自己有其他收入来源,同时也通过理财和投资获得了一些收益,确保我们团队长期活下去。

一休哥(主持人): 希望能够出一个 post,讲讲 2023 年的 roadmap。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应该在年底就会就会出来,Jan 在做,到时候会和新版的网站一起推出,敬请关注。

一休哥(主持人): Axon 什么时候上线,有更新的时间线吗?

Terry(Nervos 联合创始人): 我觉得 Axon 这边的开发接近尾声了,现在在做测试,但是我不知道 “上线” 的定义是什么,如果定义是它 ready,可以用的话,我觉得是非常快了。但如果定义是官方去跑一条链,我的回答是不会。我知道已经有人在使用它进行开发,他们会去部署一条链。

Part 4:现场提问

文字稿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