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说”CKB的代币经济模型

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经济模型可以说是比技术方向更重要的部分,因为技术方向可以改,但经济模型改起来非常困难。
之前在项目代币价格比较低迷时候,最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技术没得话说,经济模型非常糟糕”,在当前CKB项目技术被逐渐认可时候,项目估值逐渐修复时候,再来反思项目的经济模型,我觉得十分有必要。
首先说下大家都清楚的,项目的经济模型整体是通胀的,分为三个部分:基础发行336亿+挖矿336亿+每年固定增发13.44亿,这样发行的目的如下:

1、基础发行是为了项目团队运营,提前以0.006-0.01的价格进行公募,获取资金,支撑项目在熊市不断进行技术研发和项目推广;
2、挖矿部分是和BTC一样给予矿工奖励,同样遵循每四年减半的规则,为CKB项目提供算力安全保障;
3、每年固定增发是为了考虑两个事情,一个是解决状态膨胀;一个是解决POW公链固有的多次减半后激励不足可能导致死亡螺旋的绝症;

目的1和目的2不说了,主要探讨下固定增发部分

随着项目的运行,可能会面临状态膨胀问题,(即N年后,区块链数据量会非常庞大,尤其是运行智能合约的区块链项目,可能达到几十T的数据量,会威胁到项目去中心化),所以项目需要对状态占用进行收费,这之前在EOS项目中其实也有类似的收费模式,以后SOL、ETH等项目也会进行状态收费的;

CKB的项目画像类似于“数字土地”,最宝贵的就是能够进行状态转换的CELL(类UTXO,CKB就是开启的钥匙),如果不采用市场机制的话,相当于在最繁华的地铁口地段,不开商场,随意修车厂,极易发生资源错配和浪费,因此对于使用CELL的用户进行收费。

另一方面随着不断减半,矿工的收益越来越低,最后只能靠收取交易手续费才能维持开矿机成本,如果项目的交易量不够的话,那么就会导致大面积的关机,关机又会带来安全保障下降,会带来更多安全隐患,从而导致死亡螺旋。对此BTC采用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么交易量能够起来,要么就项目完蛋归零,CKB没有这样的大无畏精神,所以才想着额外给矿工补贴,激励继续提供算力。

因此在这两个需求下采取二级增发,每年增加13.44亿枚CKB,在矿工、NervosDAO 储户和国库基金之间进行分配。

二级发行的具体分配比例取决于当前流通的 CKB 在网络中的使用方式。举个例子,假设所有流通的 CKB 中,有 50% 用于存储状态,30% 锁定在 NervosDAO 中,20% 完全保持流动性。那么,二级发行的 50% 将分配给矿工,30% 将分配给 NervosDAO 储户,剩余的 20% 将分配给国库基金。目前,存入国库基金的二级发行直接被销毁,未来可能会通过社区发起的硬分叉而改变。

普通长期投资用户可以直接存到 NervosDAO,获取增发收益(当前为年化2%左右);使用CELL的客户则无法获得增发收益,变相对使用CELL进行收费,矿工则获得这部分增发收益,提供额外激励。

———————————————————————————————————————————
以上为背景,我们来看看实际效果:
1、当前存入NervosDAO的100多亿枚CKB中大部分为基础发行的CKB,对于散户来说,这2%的年化收益可有可无,因为项目价格波动实在太大,还要锁仓一个月左右,影响操作;
2、对于矿工来说,增加的那部分额外补贴(10%不到),在当前CELL存储较少,且挖矿激励较多的情况下,可有可无,因为市场定价会充分计入这部分补贴,矿工多10%的币,那么市场就会再往下砸10%;
3、项目实质上是一直处于通胀,在2050年会达到800多亿枚的总量,相比较比特币的2100万枚总量及CKB的1.2亿枚总量,这种20年总量翻倍的设置还是让人有点难以接受,总是需要解释一番,不如总量固定直接简单;
4、SEC会对矿币定义为商品,对POS产生的币定义为证券,那么CKB这种又有挖矿又有质押生币的模型,会充满争议,BTC可以很骄傲的说每枚币凝聚着电力,CKB不能这么说;
5、开发者如果要开发一个应用,需要占用大量的CKB,那么可能会考虑成本问题,在考虑币价不变的情况下,会额外多出2%的通胀成本,要求应用的收益必须大于2%才行,如果ICO众筹的话,则必须给予众筹者或者借币者高于2%的年化收益,且要开发出带有借款智能合约的脚本,提供押金。比如如果要借100万枚CKB使用一年,则需要先质押2.1万枚CKB,这2.1万枚则会自动打进借款人账户;

综上所述,当前的CKB经济模型不能很好解决“状态膨胀”和“死亡螺旋”问题,并带来总量不断增发、模型复杂、NervosDAO变相收税、矿币本质不纯粹等问题,整体没看出给项目带来什么好处,但带来不少问题。

我们从第一性原理出发,看看好的代币经济模型能为项目带来什么?

参考下BTC,4年减半是人为造成稀缺性,然后BTC没有应用功能,所以只能囤,经过几轮后,形成惯性:囤币—减半后价格增长—继续囤—继续减半后价格增长,过程中不断获取新的用户加入,增加共识,从而为BTC提供价值基础,等到共识足够大之后,会有不断地第三方技术加入,主动去做二层,从而增加交易频次,从“挖矿激励”变为“交易激励”,成为“价值存储+支付手段”的最终目的;

再看下ETH,燃烧机制是告诉所有人,不断地使用GAS费用,就会造成通缩,对价格形成支撑,经过几轮后,会形成“交易活跃,燃烧gas费—项目通缩,价格增长—gas费增加,抑制交易—项目通胀、价格下降,gas费下降—质押挖矿增加,流动量降低、新叙事形成,gas交易活跃”这样的惯性,最终不断催生新的叙事(当前为以太坊二层叙事),形成更加庞大的开发生态,成为金融结算层;

好的经济模型可以给项目带来动力及压力,让项目只能朝着最初的愿景不断出发,“不成功便成仁”,所以CKB理想的经济模型必须要让CKB不断朝着“数字土地”的愿景出发,即”CELL不断被使用“,撤掉不必要的安全垫,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就归零吧,没有这样的决心,能做出什么伟大的项目!

由此推导出一个我更喜欢的经济模型:

1、项目总量是固定的,只有基础发行336亿+挖矿336亿,没有二级发行;
2、cell结构被占用需要支付租金,比如100万枚CKB使用一年,需要交房租X枚,这个X是和整体CELL占用率(商铺出租率)有关,如果出租率<10%,那就房租为0;如果出租率在(10%-30%)那X = 1万;如果出租率在(30%-50%),X = 5万;如果出租率在(50%-80%),X = 10万,这个X可以通过DAO进行投票调整,原则上就是收益大于成本,提高优质项目占比;
3、收取的房租可以一部分补贴给矿工,形成总量不变情况下的转移,用市场化机制进行调节,店铺收益越好,那么矿工挖矿的动力越强,反之生意越差,给予矿工的激励越少;
4、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不需要麻烦的存入NervosDAO,在币总量不变情况下,想赚取CKB的一个方法就是,去投资有想法有开发能力的”开发商“,在原有质押方案下,开发商需要提供2%以上的应用收益才能玩得转,在这个模型下,只要提供大于0%的收益就可以玩得转,这样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在脚本锁定情况下,可以将资源最大化利用,理论上一个开发者只要买上100CKB,就可以众筹100万枚CKB(提供年化万分之一),1000100枚CKB相当于1M字节的存储空间,可以充分释放开发者的才能;
5、随着BTCKB计划的开展,CKB的使用需求会被唤起,就不需要去研究R-CKB 等质押套娃,增加项目的优雅和简洁性。

这样会不会形成”应用出现,cell被少量占用—交少量房租,矿工分到少量CKB—更多应用出现,cell被部分占用—交一定量房租,矿工分到部分CKB—大量应用出现,cell被大量占用—交大量房租,催生收益率高的应用,交易量不断增加,矿工分到更多CKB,增加更多矿机,进一步增加安全性能“。

当然没有如果,就当”春节闲的蛋疼,瞎说“,哈哈,不管项目未来变还是不变,一定要再好好想想自己的经济模型,如何助力项目的发展!

笔误,以太坊总量1.2亿枚,另外如果cell占用率高(商铺出租率高),众筹还要考虑租金成本,质押100ckb无法使用一年100万枚ckb,还需要增加租金成本(可能10万枚/年)

你这个经济模型有点高深啊老弟,没太看明白

我表达水平有限吧

就像商铺收租一样,前几年免租后面生意好了再加租子,租金分一部分给矿工,没有二级增发,也没有通胀和nervosdao

Changing the issuance schedule breaks the social contract, it’s not considerable

对CKB经济模型的诟病一直很多,个人觉得设计者是把CKB作为一个永续存在的国家来设计的,短期的天量通胀只要能留住矿工,在最初也是最危险的前八年安全度过就达到了目的,当然这八年作为单纯的持币投资者是极为痛苦的,所以设计出了零通胀的nervos dao来补贴。度过前八年,挖矿产出变得很低,基础设施完善,国家开始进入生态繁荣期,这个时候的问题应该是想办法让开发者如鱼得水,经济模型的矛盾点在这个时期比较突出,CKB代表链上存储空间,开发者需要抵押CKB来开发dapp,如果币价高企,开发者的成本随之升高,如何平衡holder希望币价高和开发者希望开发成本低的矛盾才是生态繁荣的关键。理论上来看,原始的经济模型高屋建瓴,立足永续发展的国家,但在历史进程中,绝对会出现新的情况,比如当下,CKB定位为BTC二层,继续深耕,CKB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度吗?CKB作为数字土地的定位还能成立吗?等等
需要根据新的情况再思考最初的经济模型受到的挑战。
最后觉得比特币那样最去中心化也最简洁的经济规则反倒可以永续存在,越复杂反而越容易变成限制。

我也有类似感觉,设计经济模型的人考虑了很多,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当时看来神之一手的设计现在被证明有点画蛇添足。
币价涨了,开发者需要依赖借贷去开发,cell模型可以做到比较完整的借贷机制,比如存dao可以拿年化2%,开发者开发一款应用承诺给年化3%收益,那么holder 就更倾向于借给开发者,怕开发者跑路,就让提前锁定3%的利息在一个脚本里面,一年后自动划拨,利用的就是cell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