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傻瓜,你搞错了 CKB 的通胀模型

小傻瓜,你搞错了 CKB 的通胀模型

通胀模型的误解

最近许多人在抱怨 CKB 通胀率太高了,在质疑其经济模型,但是在我看来,大家可能还是对 CKB 经济模型没有理解,或换句话说,大家把 CKB 的通胀理解错了。

CKB 的通胀率其实很低。

当把 CKB 和 BTC 进行对比的时候,我们先得清楚 BTC 的经济模型是什么。BTC 总量固定,有 2100 万的硬顶,所有 Token 通过挖矿获得,第一个四年挖出所有 Token 的50%,每隔四年挖矿数量减半。随着时间变化,在未来的某一天 ,BTC 的挖出总数量将不再增长,而如果考虑进现实中经常发生的私钥丢失事件,BTC 的可流通总数量甚至是在减少的,所以这是为什么说比特币是一个通缩模型。

按照许多人对 CKB 经济模型的理解,CKB 在早期有太多 Token 释放,所以它的通胀率很高,但是这样的计算方式和 BTC 通胀率的计算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两套不同的规则。

如果按照 CKB 通胀的计算方式来计算 BTC,它的通胀率只会更大,在早期甚至是接近无穷大。

比特币数量 通胀率
上线时 0
上线 1 年后 262.5 万 无穷大
上线 2 年后 525万 100%
上线 3 年后 787.5 万 50%
上线 4 年后 1050 万 33%

但我们并不会说 BTC 是发行初期有无限大的通胀,这里只是计算方式不同。而当我们用比特币通胀的计算方式去衡量 CKB 的时候,结果其实会很不一样。

CKB 有创世区块发行和一级增发,这部分之和和比特币 2100 万的硬顶一样,都是固定的,它可以说就是 CKB 的「硬顶」,而这部分其实也是一个通缩模型。

而 CKB 之所以是一个通胀模型,是因为它还有二级增发部分,CKB 每年会固定增加一定数量的 CKB,这才是整个体系里面真正的「增发」,是我们要计算增发率的部分,而这部分比例极低,详细见下表

创世区块+一级发行(亿CKB) 二级发行 通胀率
主网上线时 672 / /
上线 1 年后 672 13.44 2%
上线 2 年后 672 13.44 1.96%
上线 3 年后 672 13.44 1.92%
上线 4 年后 672 13.44 1.89%
上线 5 年后 672 13.44 1.85%
上线 6 年后 672 13.44 1.82%
上线 7 年后 672 13.44 1.79%
上线 8 年后 672 13.44 1.75%
上线 9 年后 672 13.44 1.72%
上线 10 年后 672 13.44 1.69%

通过上面可以看到,当用两套逻辑去衡量两个不同的事物,其对比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在讨论一个事情之前,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真正想要比较的是什么。

为什么 CKB 需要一个通胀模型?

这里还需要详细解析说明一下 Nervos 的二级增发模型,为什么 Nervos 需要一个增发模型而不是像比特币那样总量固定呢?

目前所有区块链都存在 状态爆炸问题 ,举个例子,在以太坊上存一段数据到合约里面,你只需要付交易的手续费,但是你一旦存到上面,它就永远在那里了,你不用再付钱,而且你还需要强迫每一个全节点帮你存储这部分数据,这个是不合理的,这将会影响全节点的数量从而影响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

在 Nervos CKB 里面,它的核心理念是对 State Storage 进行约束,1 个代币 CKByte 代表了 1 个单元的存储空间,持有者可以往里存任意类型的数据,他需要用 CKByte 来进行开发,就好比现实生活中我们需要用土地来盖房子一样。

而 Nervos CKB 通过二级增发这种方式解决存储激励问题,这是一种『间接收税』的形式,系统每年增发 ,大家手中币的价值被稀释了,相当于间接交了税,通过这种方式对使用存储空间进行付费,而那些并没有占用存储空间进行开发的人,可以把 CKByte 放到 Nervos DAO 里面,免于通胀,这个是增发模型最核心的所在。

这是一种土地模型,不同于比特币的储值黄金模型,它更像一个社会实际运行情况的映射,大家会把土地用起来进行开发,随着土地上商业规模越来越大,土地也会越来越值钱。

从这个角度来说,CKB 比比特币的定位要更宏大,成为加密经济的基础设施这一点是极有价值的,想象一下,当所有的加密生态应用都跑在一条公链上,而这个公链又能捕获价值的时候,这个公链会有多值钱。

换句话说,现在的 CKB 就是 40 年前中国的土地,你入不入手呢?

7 Likes

CKB的底层逻辑,把链上的存储资源比作土地,是否合理呢?

1)我们知道土地是有贵贱的,但是链上的存储资源不应该有贵贱,不管是多贵的业务,使用单位存储的价格也是应该和其他业务一致;

2)CKB希望通过逐年减少的通胀率来推高CKB的价格,也就是推高链上存储资源的价格,但现实中存储的价格确是越来越便宜的。将CKB的价值和存储的价值绑定在一起,感觉是矛盾体的结合,CKB想要涨价,但是存储要降价。

nervos对状态爆炸的痛点解释的很到位,但是CKB似乎并不是好的方案,等有空深度研究一下CKB经济模型再来回复。

都是很好的问题,也是对 Nervos 经济模型常见的疑问。我尝试回答一下。

第一个问题比较简单。土地有贵贱,存储资源价格应该一致。这个论述没错。不过这里的“贵贱”对比是 CKB 和其他的链的土地的对比,你在 CKB 上存状态和在 Ethereum 上存状态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但在 CKB 上存的数据的成本是一样的。

接下来重点回答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们经济模型草稿出来的时候找业内专家沟通被挑战最多的一个点。核心的矛盾是:币价是被预期越来越高的,而存储成本预期越来越低,二者绑定显然不合理。

这个矛盾实际上暗示了关于公链的一个基础认知,即公链究竟提供的是什么服务。Bitcoin Core 坚持区块大小为 1M,BSV 则坚持走大区块路线,允许 2G 的单个区块。这里面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

公链上的存储并不是简单的数据仓库,而是满足这样三个关键属性的状态集合:1)经过全球共识;2)难以被反转;3)总是可操作。属性1决定了公链上的状态可以做为公共账本使用,互不认识的多方可以根据同一个账本进行协作。属性2决定了这些状态可以作为资产使用,因为不能被反转意味着不能双花,权属明确。属性3决定了这个服务是真正属于全体用户的,不受任何人控制(你的交易不会被拦截,只要你愿意总是可以操作自己的资产)。

几乎所有的公链都能够满足这三个属性,但存在程度差别。而公链的价值就在于对这三个属性的保护程度。保护程度越高,其价值就越大。ETC 和 ETH 技术雷同,为什么前者价格远小于后者,因为 ETC 算力远低于后者,2019年还遭遇了区块重整攻击。再例如 EOS 网络由 21 个节点控制,他们背后可能只有十个左右的独立机构。这样的网络对于后两个属性,尤其是属性 3 无法提供较高等级的保障。

讲到这里,我们回过来看你的第二个问题。CKB 锚定的并不仅仅是“存储”,而是满足了这三个属性,且希望给与它们最大保护的“存储”。这样的存储并不是越来越便宜,而是随着系统守护者(矿工)的越来越多,系统生态越来越大(对攻击者的吸引力也越大)其单位存储成本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像 BSV 那样任意扩展存储状态,很容易导致大部分矿工、全节点被迫放弃运行,将系统交给那些超级矿工,从而损害前面说的三个属性。

所以我们的逻辑关系是,为了保障系统的去中心化性、保证不可反转性,我们必须限制系统存储的需求,每一个 CKByte 都由全球矿工持续保障其安全性,系统越成熟,其成本越高,对应的价值越大。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