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看nervos的经济白皮书


#1
    我是个小白,或者说是个“炒币者”。我对计算机编程不懂,对经济学也不懂。但是从了解nervos第一天开始就非常看好这个项目,持续关注近一年时间了。这次看到这个经济白皮书和这个活动,也想参加一下,非常想要得到那个木猿和ckb奖励。

    看了好几遍白皮书,说实话开始看一头雾水,心里也有一些疑问,我觉得自己的这些疑问比较幼稚,所以不太好意思发出来,就自己不停的在思考这些疑问。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这里我就想写一下我这个思考的过程。

    第一,第一遍看的时候我对二级发行有点不明白,基础发行我知道是原生代币,那么二级发行发的是什么?是原生代币还是二级币?后面才想通了二级发行也是原生代币。

    第二,既然原生代币作用是占用全球状态空间,那么这个全球状态空间跟原生代币的数量是不是一定是一致的?这个问题跟第一个问题一样有点傻,后来我自己琢磨了一下,全球状态空间肯定是大于这个代币数量的。那么这样就带来了第三个问题。

    第三,如果全球状态空间远远大于原生代币数量,换句话说原生代币大量进入DAO合约或者总发行数量远远不够,那么全球状态空间是不是存在一定浪费闲置?

    第四,二级增发的数量怎么定?增发的依据是什么?我觉得前面两年应该不用二级增发,因为基础发行的量是应该够用的,在项目运行两年后能出来很多数据,根据这些数据再制定二级发行的依据是否会更好?

    以上是我几个幼稚的想法,看在我这么积极参与的份上求猿~😄

Nervos CKB 社区活动得奖名单
因为有你,我们完成了 Nervos 经济模型第一次共识的凝聚
#2

就第三个问题,全球状态应该是和原生代币数量始终一致的,CKB本身就是状态,CKB的总量就是全球状态的总量


#3

楼上回答没错,的确是当前世界状态的总量和代币数量*每个代币所代表的状态空间大小 是一致的。注意我用词,是世界状态,而不是区块大小、区块链大小,这里面都是有区别的。当前世界状态就是说,现在这个 CKB 中所有人的 token 余额是多少,有多少合约每个合约占多大的空间,有多少字节的文字、图片被保存等等。


#4

第三个问题:原生代币大量进入DAO合约之后,这些代币还可以被用来租赁给开发者,开发者可以用此来开发,所以不会造成空间的浪费。

第四个问题:二级增发的很大一部分作用是用来补贴矿工,而这个过程是持续的,所以二级增发会在一开始就进行。二级增发的数量目前还没有公布,我们会制定一个合适的比例增发。


#5

原生代币进入DAO合约之后还能被租赁给开发者?这部分原生代币既能享受二级增发又可以获得租赁收益,表示无法理解。


#6

Sorry,我理解错了,进入 DAO 合约之后的代币无法租赁给开发者,这部分代币和保持流动性的代币是没有被利用的。


#7

我的理解是,当前世界状态和状态利用率应该是不同的概念?所以当前状态中,有多少字节的文字、图片等等被储存,代表的是被利用的状态,它只是当前世界状态的一部分,也可以有很多状态是没有被利用的,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8

帮原po整理一下问题列表

  1. 第一遍看的时候我对二级发行有点不明白,基础发行我知道是原生代币,那么二级发行发的是什么?是原生代币还是二级币?后面才想通了二级发行也是原生代币。
  2. 既然原生代币作用是占用全球状态空间,那么这个全球状态空间跟原生代币的数量是不是一定是一致的?这个问题跟第一个问题一样有点傻,后来我自己琢磨了一下,全球状态空间肯定是大于这个代币数量的。那么这样就带来了第三个问题。
  3. 如果全球状态空间远远大于原生代币数量,换句话说原生代币大量进入DAO合约或者总发行数量远远不够,那么全球状态空间是不是存在一定浪费闲置?
  4. 二级增发的数量怎么定?增发的依据是什么?我觉得前面两年应该不用二级增发,因为基础发行的量是应该够用的,在项目运行两年后能出来很多数据,根据这些数据再制定二级发行的依据是否会更好?

#9

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既然全球状态空间跟ckb数量是一致的,那么这个全球状态空间到底是什么?
ckb是拿来占用空间的,等数量的ckb就意味着有等数量的空间可供储存,那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我发行了多少ckb就说明有多少空间。比如说我第一年二级增发了一亿个ckb,说明全球状态空间增加了一亿个。
但是我理解是空间应该是由矿工提供的硬件和算力构成的吧?没有他们,我的数据去哪储存?
所以这里就是我不理解的地方,应该是先有矿工提供的硬件和算力的增加,才增加了空间可供储存,然后根据增加的空间去增发相对应的ckb。
所以我很疑惑,ckb的增发的根据到底是什么?是项目方自己定的,还是根据全球状态空间增长数来定的?
还有二级发行为啥一开始就要有呢?基础发行参考的是btc,btc这些年发展的历程也都看得见,十年了算力一直在增加,增加的原因是因为币价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进入。
所以我站在韭菜的角度来说,一个公链上的群体我分成两类。一类是技术开发者,一类是用户。以目前行业情况来看,用户的绝大多数来源于韭菜,真是这波人在使用开发者开发出来的产品。如果nervos一开始就有二级发行,币价不会带来很明显的财富效应,韭菜就会少,那么用户也就会少,开发者的东西没人用,生态会恶性循环。
如果nervos前面三五年不做二级发行,币价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肯定会吸引大量韭菜,就有了大量用户,dapp也会有人使用和关注,形成良性循环。
而且运行三五年后,整个系统会跑出来大量数据,再根据这些数据分析来制定每年的二级发行量岂不是更科学?一开始人为的没经过现实验证就制定二级发行量是不是不太科学,毕竟没有大数据的支撑。
以btc为例,仅仅只有基础发行,运行10年了,至少目前还是不需要增加二级发行去解决以后的通缩带来的矿工问题。
所以nervos为什么一开始就要做二级发行呢?


#10

我是手机在网页上打字的 没有排版 应该会看的比较累,抱歉哈


#11

怎么保证CKB的发行,包括普通发行和二次发行,和世界状态总量的增长是一致的呢?


#12

你说的二级发行量是补贴给矿工的这个我明白,但是矿工要拿挖出来的这部分增发去市场上卖掉交电费啊,流通的部分就增加了。


#13

全球状态空间跟 ckb 数量是一致的,这点没错。

按照我的理解 CKB 的发行速度是可控的,因为增发包括两部分:就是矿工奖励+补贴费用(二级发行?)。

上主网时根据这两部分使用的具体参数就可以推算出一年的增发数量(只是不知道奖励的 ckb 是发到矿工手里还是 Nervos DAO 用户手里)但根据这两个参数是可以限制一年内的增发数的,即保证CKB的总量不会超过硬件水平。

二级发行按照我的理解是为了吸引矿工,毕竟 BTC 只有一个,如何保证算力对其他的任何币都是个难题,通过二级发行给早期矿工好处吸引矿工是互联网运营的常见玩法。
Nervos 比较特殊的一点是有 Nervos DAO, 按照我的理解二级发行这种行为会促使长期看涨的用户把钱存到 Nervos DAO 里保值,这样就算早期增发较多韭菜的币也不会被稀释,和二级增发相反这个机制会促使流通量减少。


#14

我的理解是,发行了多少 CKB 就会有多少空间,基础发行的数量和二级发行的比例都是既定的,每年的基础发行+二级发行,即每年的全球状态增长量。

关于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有二级发行,这和 CKB 经济模型的设计初衷有关。CKB 经济模型的设计首先需要确保障协议的安全性,而协议的安全性是由矿工决定的。二级发行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补贴矿工的收入。而根据目前现有的加密经济模型来看,二级发行是补贴矿工收入的非常好的方式。

你所担心的应该是二级发行会影响市场上的供需,从而导致币价的波动。对于 BTC 来说,它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货币属性来使用,它只能捕捉 BTC 这一种资产价值。而 CKB 是一个智能合约平台,它可以承载不同的上层应用。从生态上来说,这就和 BTC 有非常大的不同。CKB 状态存储的设计,实际上是天然的制造了二层应用对于 CKB 的需求,因为上层平台如果想在平台上持有资产,就必须要求拥有原生代币。所以二层应用会为 CKB 注入一定量的需求,这也会为币价带来支撑。


#15

矿工的收入是由基础发行+二级发行+交易手续费组成的,不论矿工会如何处理这些收入,基础发行+二级发行都会为系统重新注入流动性,然后根据市场需求,重新分配流向。


#16

我换一个角度说一下我的理解。

从比特币开始说,比特币是一个 P2P 电子现金,实际上对他原本的设计来说,手续费才是对矿工应该有的激励。但是比特币设计了每四年减半的增发,在去理解比特币在增发不足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不好说,问题就在于手续费是很难支撑这个网络持续运行的。

那么实际上,四年减半的增发是协议对矿工的补贴,通过补贴的形式来让生态快速建立,激励算力进入。但实际上,靠补贴的、但是没有找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的行业都是不长久的。

因此四年减半的 base issuance 设计我觉得是一种协议早期为生态建设设置的补贴,激励网络维护者进入。而 secondary issance 实际上才是矿工应该获得的,矿工为世界状态提供存储空间承担压力,从那些使用状态的用户那边变相收费(增发的形式),不使用状态的用户不被稀释。


#17

每年的基础发行+二级发行,即全球状态总量的增长。发行的是 CKB,CKB 就代表着状态。


#18

补贴的本意是好的。但是矿工的价值应该是币的数量和价格的乘积吧,数量是多了,但是价格上不去的话总价值也不会高的…


#19

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关系到二级市场表现。

我觉得设计的出发点是对网络中不同的角色设置合理的激励,二级市场价格影响这是有很多其他因素在里面。比特币、以太坊都曾经有过挖矿成本远低于收益的情况(但是一般来说因为挖矿有一定的门槛,收入都是高于边际收益的,否则就是熊市关机的情况),因此这是一个合理的情况。

另外对于这个情况还有一系列机制,我开始随便 YY。比如,CKB 生态建设非常好,那么说明很多用户是占用了状态空间,由于二级增发矿工获得的 token 比例会提高。而生态建设好,币价也会提高,矿工的收入会进一步提高。当出现超额的利润的时候,市场就会开始调节,有更多算力进入。会出现矿机价格的提高、算力竞争等情况让矿工收入回归平均。

还有,PoW 的 token 在市场的表现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Store of Value


#20

我还有个问题,ckb的增发类似于法币世界的通胀,dao合约类似银行,增发二级发行分配给dao里用户类似银行理财,在法币这个稳定的世界里可以简单用年化收益减cpi算我有没有跑过通胀。但是币的价格肯定不是稳定的,增发的部分导致流通增加币价下跌的话,那么就算有dao分红,那我这个持币者是否也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跑不赢通胀?届时我想我应该会选择释放我在dao里的币,拿去租赁或者流通,越多人这样想的话租赁利率也会不停下降,流通也会越来越多,币价又会进一步下跌。所以我觉得怎么保障dao里的用户持币收益大概率能跑赢通涨才行吧,而且还不是简单跑赢一点那种,要跑赢很多才行。不然我为什么要选择持有ckb并且锁仓?